温碧霞任达华

温碧霞任达华

且统观古今治痢之方,大抵皆用之于初期则效,用之于末期则不效。不知其传染之毒菌,皆生于病终不愈,甚至脏腑溃败,或因阴阳之气久不接续,血脉之流通可至闭塞,因闭塞而成腐败,此皆足以酿毒以相传染也,少阴寒温之未变鼠疫者,其剧不至此,所以不传染也。

因人之神经原左右互相管摄也。  今用以治痢久肠中腐烂,故不得不为变通也。

若更辅以清火润肺化痰宁嗽之品,则奏效当更捷矣。至霍乱之大热者,则恒有之。

然欲其热力充足,服之可以补助元阳、温暖下焦,究不若择纯质生硫黄服之之为愈也。按此方加减,服之旬余,病遂除根。

诊其脉至数复常,惟六部重按仍皆欠实,左脉仍有弦意。 至若山药、阿胶诸有汁浆之药,龙骨、牡蛎、石膏、滑石、赭石诸捣末之药,亦皆易沸。

其初积之块,则硬如铁石,且觉其处甚凉。然或大肠开通,则直泻下矣。

Leave a Reply